故事
每日一篇,快乐健康!
登录QQ登陆

关于艾弗森的文章【精选】

导语:曾几何时,艾弗森风靡全世界。是的,他没有总冠军戒指,但这不妨碍他的伟大。以下是小编带来的文章,希望对您有所帮助。

  【篇一:当艾弗森已成往事】

NBA历史上最矮的状元秀,“96黄金一代”的典型代表,4届得分王,美国梦之队队长,曾多次入选NBA全明星阵容,被誉为乔丹和詹姆斯之间的“桥梁”,NBA传奇后卫,38岁的超级巨星阿伦·艾弗森,近日宣布退役。他的身后,留下的是一串长长的纪录和一段不朽的传奇……

与命运的搏斗

艾弗森的前半生,是一部从各种各样的过失当中吸取教训,变得慢慢成熟起来的“问题少年”的成长史。他的成功是建立在一次次与那些令人难以想象的命运的博弈之上,这就是艾弗森的人生答案与常人的不同之处。

艾弗森的人生极为坎坷,曾经坐牢的经历险些毁了他的体育生涯,但他凭借自己的努力还是获得了乔治城大学的邀请。在那所篮球名校中,艾弗森主修艺术——虽然看上去他似乎一点儿也不懂文艺,但他的确画功了得。就是在那所学校里,他用篮球改变了所有人对他的看法,自那以后,艾弗森成为一个篮球传奇,也是问题少年走向成功的最佳模范。艾弗森最令人惊讶的地方在于,他一直坚称橄榄球才是他的第一运动,因为他个子不高,喜欢冲撞,可他最终还是在篮球方面缔造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时代。

篮坛的巨大成就并没有让艾弗森停止追逐的脚步,他的身份切换令人眼花缭乱:球员、艺术家、叛逆者、居家男人……这是一个从来都不言放弃、不会在命运面前妥协的男人。“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,我其实和他们一样,都是普通人。大家都知道的是,我会以不同的心态去打球。但他们不能理解的是,当我离开球场的时候,身份就开始切换成某个人的丈夫,某个人的父亲。”

艾弗森可能是篮球场上最矮的“巨人”。当年,第一次踏上NBA赛场时,他听到的不是鼓励,而是质疑。每个人在打量他的身材后,都会告诉他:“你最终的目标就是每场得10分和5次助攻,因为你只有1.83米,你永远无法主宰这里。”但这不是艾弗森的目标,篮球对于这个出身于弗吉尼亚贫民窟的小子而言,不仅仅是摆脱一个阶层的手段,他代表了一个虔诚的黑人天主教徒的全部信仰和价值观。

也许出身不是影响一个人性格和命运的决定性因素,但对于像艾弗森这样的赤贫阶层而言,他们其实只有两个选择——反抗或者死亡。

艾弗森来自一个单亲家庭,他的母亲安妮15岁时就生下了艾弗森,而她从来没有结过婚。艾弗森的生父在艾弗森的人生中没有任何意义,他在艾弗森出世前居住在康涅狄格州,后来被关进监狱。

艾弗森整个童年的回忆可能仅仅是污水,还有母亲的眼泪和微笑。当时他们家位于弗吉尼亚州汉普顿的排污管道上,排污管经常爆裂,污水退去后的恶臭会在他家弥漫数周之久,这使得他的两个妹妹经常生病。安妮一天工作18个小时,却仍无法满足这个家庭的正常开销。他们经常因欠费而被停水停电,他们一家追求的不是温饱,而是基本的生存可能,但安妮时时刻刻都用各种方法使这个家庭充满快乐和友爱。成名后的艾弗森评价母亲时说:“她做到了她能做到的一切,她是我心中最善良、最伟大的人!”

安妮的男友迈克尔·弗里曼,就是艾弗森的亲生父亲,他的一生有一半时间是在监狱里度过的。22年前的一次车祸使弗里曼失业了,为了维持这个近于崩溃的家庭,不顾一切的弗里曼开始贩毒,直到今天他仍被关押在弗吉尼亚新港监狱。没有人认为贩毒是可以被宽恕的,但弗里曼在法庭上诉说了美国底层黑人的生活现状,他说:“我没有买过凯迪拉克和钻石,我仅仅支付了我该付的所有的账单。”这些账单肯定包含还没有开始用篮球挣钱的艾弗森的开销。

艾弗森始终为自己正在服刑的父亲感到骄傲,他说:“你永远无法想象他是多么热爱他的家庭,如果他从监狱出来,发现这个家只剩他一个人,他会立刻杀死自己。”

在艾弗森成为NBA状元后,他去监狱里看望弗里曼,发现弗里曼的衣服和鞋破烂不堪,艾弗森立刻脱下自己的篮球鞋交给弗里曼。那一天,艾弗森光着脚走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抱着母亲大哭了一场。

艾弗森在回忆自己的童年时说:“回到家,没有电,没有食物,有时没有水,有时会有水,但绝不会有热水。房间永远散发着腐烂的味道,墙壁潮湿得发霉,但我不觉得那是地狱,只要看到母亲走过来,我相信天堂也不过如此。”不少NBA球员都和艾弗森的情况相似,对于他们而言,要实现自己的“美国梦”,唯一的筹码只有上帝赐予他们的篮球天赋。

安妮是最早发现艾弗森篮球天赋的人,她总在艾弗森企图退缩时说:“你必须为篮球付出一切,这是唯一能改变你生活现状的机会。”这句话在艾弗森以后的职业生涯里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,每当矮小瘦弱的艾弗森面对敌手时都会对自己说:“这家伙企图剥夺我现在拥有的一切,企图把我扔回那个建在排污管上的房子里。”这总使他斗志昂扬。

  【篇二:我是艾弗森】

我是艾弗森,属于篮球的艾弗森。

我属于篮球,但并不意味着属于NBA,尽管我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在里面度过,但我始终认为,那并不是生命的全部,NBA于我而言,仅仅是回眸的那一笑。

在密西西比流域,在遥远的太平洋彼岸,很多朋友都在问我,离开NBA,我还会做什么。我认为,这本身就是一种很外行的问题,他们看似很关心篮球,其实,却丝毫不懂篮球的真谛,当然,既然已经提及NBA这个字眼,那么,我想从NBA说起。

我不想再提那些关于最佳后卫、最佳突破、全明星阵容等字眼,我想,我做过什么,给NBA带来过什么,知者已然清楚,不知者也再无知道的必要,我相信,大家真正关心的是我离开NBA之后的是是非非,又或者说何去何从,既然如此,我也不再避讳。

篮球是我的生命,这是一种高雅的说法,我更愿把它说得实在点,篮球,其实就是我的饭碗。在离开NBA一个月后,我并未完全脱离这个组织,当然,并不是我有意死皮赖脸地不走,而是有关组织还欠我两百万美元薪水,请允许我不便透露其真实姓名,你只要明白一点,欠债还钱。

在过去的两个星期,我已经通过各种方式催促对方付给属于我的薪水,但每次都被各种理由一拖再拖,或许你不信,在公众眼里,那是一个资金雄厚的组织,怎么会缺我那么点薪水呢!我也想不通,想起当年乔丹曾说过,绝不让任何一位NBA球员受半点委屈。如今看来,时过境迁,这个世界变化太大了。

在球场需要不折不挠、坚持不懈的篮球精神,在球场下同样需要,我亲自奔赴对方办公室,同时给对方电话,很简单,我要薪水。但对方躲躲闪闪,说在开会,下午才回办公室。我不想白走一趟,但也万般无奈,幸运的是,我遇到同样属于篮球的昔日搭档,他告诉我,昨天薪水刚发下来,老板就在隔壁。

我想有些礼貌已经显得非常多余,所以,对方看见我的时候很尴尬,良久,才冒出一句话,还差多少钱?我说两百万美元,对方一顿,又开始谈及公司近来运作的诸多困难,当然,我是不会买账的,我告诉他,听说昨天刚刚发薪水,对所有球员。

在篮球场上,更多的是身体对抗,在篮球场下,则更需要意志斗争。对方还要继续解释,我已经打断他,我说,一句话,今天不能白来,哪怕先给一点也好。对方一愣,大概觉得这不像我的风格,是的,我并不缺钱花,但我必须这样做,就像在球场上,必须得分。

对方问我要拿多少,我笑笑,说,一美元。

我清楚地记得对方眼睛睁得很大,以为听错了,再次问我要拿多少,我只给了他三个字,一美元。

沉默了许久,对方问我为什么,为什么是一美元,我说,其实自己并不缺少什么,别人可以拖欠自己很多东西,但有一样东西必须得还,那就是尊严。

他打开电脑,轻轻地点了几下,然后告诉我,两百万美元已经打过去,他还说,对不起,这样做,也是为了他的一份尊严。

坦白说,我有点舍不得NBA,但对我来说,如今的NBA已经不是一个时空概念,它是一种精神,你问我离开后会做什么,这是废话,我会做很多事,当然,我还会打篮球,只不过,地点或许变了,目标或许变了,但做人的那份尊严却永远都不会变。

转载请注明出处趣童话 » 关于艾弗森的文章【精选】

0.0
分享: